2040年碳中和 揭开沃尔沃供应链之谜

http://www.auto-a.hc360.com2020年07月22日10:34 来源:汽车之家T|T

  在汽车行业中,可持续发展一直以来被狭义理解为减少汽车尾气排放。从产品角度看,车企制造纯电动汽车确实能带来正面的环境效益,但如果它在生产过程伴随着环境污染,那就与我们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更为关键的是,汽车制造产业链较长,车企光“自扫门前雪”远远不够,还应该与供应商一起参与整个产业链的绿色活动,来实现“共扫门前雪”的目标。7月21日,沃尔沃汽车亚太区核心供应商可持续发展论坛和技术展上,我们窥探到了整个汽车产业链的“碳中和”决心以及整零关系的再升级。

  从“碳中和”这一角度来理解“可持续发展”更为准确一些。“碳中和”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06年,“碳中和”这个词汇就被收入了牛津字典中,环保人士希望通过计算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然后利用植树等方式将排放量吸收掉,以达到最终零碳排放的目的。

  对车企而言,“碳中和”可以理解为,整个汽车生产及物流环节,以及消费者用车阶段向大气排放了多少温室气体,就得想办法吸收消除大气中同等的温室气体,不给地球增加负担。

  欧洲诸多车企已经走在实现碳中和的路上。梅赛德斯-奔驰宣布,2022年奔驰所有欧洲工厂实现碳中和,到2039年奔驰全面实现碳中和;大众汽车集团承诺将在2050年前完全实现碳中和;宝马也承诺,到2020年,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的31家宝马制造工厂将只采用清洁电力。

  可持续发展对于沃尔沃汽车来说,与安全同等重要。沃尔沃于2019年发布了“2040环境计划”,力求在2040年之前将公司发展成为全球气候零负荷标杆企业。与以上企业不同的是,沃尔沃此次带上他的战友——17家全球供应商,一起向汽车行业呼吁建立为碳中和而责任的供应链。

  沃尔沃汽车亚太区采购副总裁李海在媒体采访环节表示:“2040年实现碳中和的不只是沃尔沃,我们的供应商也将实现零排放。”在他看来,企业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远去,如今要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创新与合作共赢。

  电池钴材料可100%追溯并再利用

  从电动汽车整个生命碳排放周期来看,电池回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其中,钴作为三元锂电池的正极材料之一,已成为一种稀有金属资源。全球66%的钴产量都出刚果金,由于其长期的政治动荡让钴矿开采难上加难,导致钴开发量有限、价格攀升,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掣肘。

  通过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沃尔沃汽车可以追溯到钴金属的产地,避免使用不道德、碳排放超标公司所生产的钴材料。该项目由沃尔沃和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LG化学合作,通过区块链技术公司Circulor的技术支持,使沃尔沃首款纯电动车XC40 Recharge P8的钴原料实现了100%的可追溯性。

  值得一提的是,沃尔沃已经和宁德时代以及其下级电池回收企业(邦普)在再生钴的应用上做出了突破。通过与供应商合作,回收报废电池中的钴材料,在确保钴性能一致情况下,将其重新应用到沃尔沃XC40纯电动版上。

  沃尔沃XC40纯电动版

  李海告诉汽车之家,“车企单纯造电动汽车,表面上看似能降低碳排放,但在生产电池方面需要损耗大量能源,这不是沃尔沃的目标战略。比如在运输环节,一个电池包比发动机体积更大,会带来更多的碳排放。宁德时代在拿到我们的订单后做了两件事:一是在我们旁边新建一个成都工厂,这样运输成本自然下降了;二是他们建厂的时候,完全用水力发电,能源消耗也降低了。”这些都是车企和供应商一起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根据沃尔沃的战略,其计划到2025年纯电动汽车销售占比达到50%。为了保证电池供应不中断,沃尔沃已与宁德时代、LG化学签订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此外,李海透露沃尔沃也在开发新的电池供应商。

  新车型使用的塑料中至少25%为可循环塑料

  为实现碳中和,自2025年起,所有沃尔沃汽车新车型中所使用的塑料将至少有25%为可再生原料(目前大约在6%-7%)。在李海看来,以前选择供应商拼价格的模式已不复存在,如今使用的材料是否环保可回收是沃尔沃采购选择的一大依据。

  眼下,汽车内饰材料多是塑料件,它的优势是能够快速成型、质量轻、能满足复杂结构设计要求,但缺点也很明显,比如异味重、不易降解。在沃尔沃的技术展上,我们看到了各家供应商为塑料可循环回收所做的各种努力。

  零部件企业佛吉亚展示了为沃尔沃S60和XC40全系提供的麻纤维板材热压注塑门内饰板。该技术使用了汉麻、亚麻以及传统注塑料混合的生物材料,用于打造轻量化车门饰板、仪表板、车内装饰和其它隐藏的内饰,实现了在保证产品尺寸、强度及其他各项性能指标的同时,达到了超过20%的减重以及100%的可回收率。

  在化工巨头巴斯夫展台上,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巴斯夫为量产版XC90和XC60提供一款尼龙部件,该部件可实现100%回收,我们能够将部件回收成最初的化学分子状态,且重塑后的塑料件没有性能损失”。此外,座椅供应商安道拓创造性地将塑料瓶子回收,做成座椅和软背板;李尔则将大豆泡沫材料应用于座椅上。

  “新材料的应用会引申出一些新的工艺,虽然短期内成本会上升,但从整个产品成本体系来看,对我们是有潜在收获的。这好比我们选择供应商时,不能简单地因为A提供的单件成本低而放弃在整个成本体系做得优异的B,我们需要做深层次的考虑。”李海表示。

  工厂碳排放从11000吨减少至0

  相较于使用端,生产端往往产生更多的碳排放。资料显示,火力发电是中国主要的发电方式,目前全国74%的发电量是由煤炭燃烧产生。而在火力发电过程中,会产生诸如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对空气污染较大、对人体伤害较大的有害气体和物质。为此,沃尔沃将从源头来减少汽车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总量。

  据悉,从2020年开始,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在整个生产和运营环节的用电已100%采用可再生能源,包括65%水电和35%风光电,从而将用电环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从11000吨减少至0,成为国内首个实现电能碳中和的汽车制造基地。

  在此环节,川能智网是沃尔沃成都工厂达成这个成果的主要服务商,其帮助沃尔沃从政府买电的模式升级到直购电模式,从单一的电力供给到不同种类的可再生能源搭配整合,从而实现了100%的电来自于可再生能源。

  实际上,这一理念也体现在生产运营的各个环节。例如,沃尔沃汽车在中国的制造基地从2018年起就开始采用太阳能发电,并持续扩大这一清洁能源的应用。

  “前几年,可持续发展更多是出于政府的要求,但近几年,环保已成为了一种明确的市场需要。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在购买汽车时也会与我们有相同的理念。”李海补充道。

  结语:

  “人生也好,做事情也罢,定的要求和目标越高,你成长得越快。”李海最后总结的这句话不仅道出了人生哲理,也提倡了一种商业价值观,车企与供应商一起用工匠精神来造车,同心同德去合作,这样的良性关系会让双方在未来走得更远。

  值得思考的是,与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车企相比,在汽车的整个生产制造环节,中国品牌车企依然无法做到完全的零碳排放,这主要源于“碳中和”的概念还未能完全推广开来,但这不妨碍中国品牌车企提升减少污染排放的意识,并为以后的目标做充足准备。

责任编辑:庞小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