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企业无法承受延工两月 制造业如何谋复工大计?

http://www.auto-a.hc360.com2020年02月10日09:26 来源:《财经》T|T

    根据万洋集团园区规定,复工之后,园区封闭生产,在保证生活物资及防控物资的前提下,杜绝企业工人随意进出园区,企业工人如遇紧急事项必须离开园区的,必须持有加盖企业公章的情况证明文件,经岗亭工作人员登记后方可放行。

    没有经济正常的增长和运转是不可能抵御疫情的,这是基本的认识。唐大杰认为,重振经济,让延迟开工的企业能够好好地开起来,给与金融支持,增加企业主的信心。但是,我并不赞同强迫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的服务,这是不可取的。企业主应该发挥自己的能力自救,其中包括:行业协会(园区)做一些策略,同行业的企业达成共识,不搞价格竞争,成立纾困基金,大家共同度过行业艰难期。

    

    外向型企业:假期不休,高成本复工

    _

    外向型制造企业拥有更为强烈的忧患意识。位于杭州的葛文志,在这个春节留下200名员工在厂内加班,如今,他为自己当初所作的决定而感到一丝欣慰。

    杭州美迪凯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员工600人,年产值约5个亿,日常业务以生产半导体零部件为主,产品主要出口日本。

    据葛文志介绍,相比其他的制造企业,他企业员工每年享有的假期只有12天(7天春节假期+5天年假),“企业都是提前拿到订单之后生产,今年春节本来计划一部分订单节前赶完,另外一部分订单留在节后,便留下200位员工进行加班。”

    1月20日,并未感觉事情(疫情)严重,葛文志按照最初的计划给其余400名员工放假,根据国家规定,支付200名加班员工三倍工资。

    1月23日10时,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武汉封城的消息让葛文志感到紧张,他从外地紧急返回杭州,对加班在岗的200人厂区实施封闭式管理,除物流相关人员外,进出全部停止,员工吃住均在厂内。

    葛文志说,最重要的出口订单保住了,留岗的200人身体状况全部正常。

    不过,他依然面临比较艰难的开工抉择,如果让返乡员工回来而没有采取万无一失的隔离管控,那厂内原有的200人也有被传染的风险,让人更为担心的是,一部分员工来在疫情高发区,其中,湖北省员工占比达10%。但是,如果不让外地员工回来,未来仅有三分之一人员投产,也非常影响业务订单。

    葛志文不敢冒险。经过几番挣扎之后,他决定让湖北等疫情高发区的员工暂时在家等待公司通知复工,并且统计其他地区受疫情影响很小、有意愿返杭(回公司)复工的员工,之后与当地一家酒店达成封闭协议,返杭员工先到公司指定酒店,每人一间隔离14天,公司安排专有人员送饭,如果隔离14天都没有问题的员工,由专车接回公司返岗复工。

    按照葛志文的计划,2月5日开始,已经有员工返杭在酒店进行自我隔离,2月20日就可以陆续有员工返岗复工,但他坦言,在疫情彻底结束前,返杭(回公司)复工的员工也仅有一百人左右。

    葛志文算了一笔费用,不能回来的员工享受每月2000多的基本工资,公平起见,正常复工的员工,在其每月工资基础上再额外加2000元,隔离员工每人15天住宿2700元,光光酒店住宿费支出约需30万。

    葛志文心里明白,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尽快恢复生产,及时完成客户订单进而不影响到客户的经营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外向型企业的客户很容易被其它国家和地区企业抢走。

    

    预期复工时间底线:最好能在4月

    _

    从吴建明到葛文志,以及更多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制造企业主都明白,尽管备战复工,但是企业距离正常运转还有一段时间。

    唐大杰向《财经》记者表示,制造业与服务业不同,制造业有一个物流和资金流的周期问题,从正常开工到备货、生产再到现金回流,一般企业是两个月为周期,所以即便开工,对资金困难的企业,也有难熬的两个月;第二,制造业需要通畅的物流,所以目前各地封路也进一步影响制造业的正常运转;第三,制造业依赖熟练工种,重灾区人员流动受限也会进一步影响企业正常开工。

    鉴于目前疫情难以预测,葛志文做保守预期,认为他的企业最快也要在3月底才能全面复工(开工)。他说,企业复工(开工)越往后,丢失国外业务、丢掉国外客户的风险就越大!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如果疫情继续蔓延,则会导致制造业复工时间进一步延缓,吴建明将极限的时间点定位4月份,“如果4月份才能正常复工,我们园区30%的中小企业会受到重创甚至倒闭。”与大型企业不同,这些企业因获得比较少的金融服务,并没有过高的负债率,所以信贷压力不大,而且进入园区平台的企业可以享受一定的金融服务,他们最大的压力来自因停工导致的产业工人迁移。

    吴建明算了一笔细账:以2月17日复工为例,企业员工一般会在2月18日、19日两天陆续返回,之后隔离14天,制造业还有一个特点,务工人员多是陆续到岗,时间持续10天左右。这样算来,他目前60%的园区(浙江园区)要至少到3月中旬才能运转。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制造业企业主预测,至少要在3月下旬能够正常运转。唐大杰表示,说实在的,我根本看不到制造业正常运转的时间点,湖北省肯定要比全国其他地方恢复慢一些;再者,湖北处于中国的心脏地带,它的人口、物流牵扯到整个全国的业务结构,这会影响全国制造业以及阻碍整个经济的恢复。其次,企业主对经济一旦有下行预期,就会缩减业务规模。

    窝在家里的制造业企业主们没有沉浸在疫情的阴霾之下,据吴建明介绍,他每天都会与几个企业主沟通,一旦开工如何尽快投产,如何做到效率最大化,经济冲击最小化。

    但是,这些想法都有待于复工的到来。即便能够复工,他们依然面临招工和原材料供应的保障问题。据《财经》记者了解,相比于其他行业,制造业生产是有季节性特点的,以服装生产为例,服装企业当前应该准备秋冬服装,相关原材料也同步匹配供应,如果时间点过了就没有办法安排生产。

    在当前特殊时期,制造业企业急于开工的必要性有多大?某疫情专家向《财经》记者表示,这个是要分行业,越是与民生联系越密切的企业,必要性越大,就越需要早开工。当然也要根据当前的库存情况等因素来综合确定。

    对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一旦开工务必要建立疫情防控管理体系,制定疫情防控应急预案和工作措施,明确负责人,特别是对于一些容易发生病毒传播的环境,如食堂、卫生间等。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