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退潮” 13起锂电兼并购事件终止

http://www.auto-a.hc360.com2019年04月15日14:06 来源:汽车之家T|T

    经盘点,2018年1-12月上旬,动力电池产业链兼并购/合增资/产业基金案例(不含收购终止案例)达54起,涉及金额超过860亿元。

    其中,除了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间的整合资源,还有跨界融资、企图分食新能源行业这个“香饽饽”,比如有做房地产的如恒大、宝能、冠城大通、万通等;有卖葡萄酒的如中葡股份;有做电器的如格力集团……

    这些资本的成功导入的确可以为动力电池产业链赋能,也有可能在中途断线。在动力电池市场产能过剩的现状下,2018年大批锂电企业遭遇了原材料降价、订单萎缩、营收净利下滑、资金链紧张、业绩对赌失败甚至直接倒闭的经营困境。

    这种困境也直接导致了标的企业估值变动、竞争力下滑、兼并购难度增大等投资风险和压力,最后导致双方在谈判过程中无法达到一致。此外,在合作方向、资本估值、业绩对赌上无法达成一致也是资本兼并购失败的重要原因。据初步梳理,基于上述各种原因,2018年至今锂电行业终止收购案例已经发生了十多起。具体如下:

    2019年至今终止收购事件有三起

    爱康科技终止收购鑫成泰

    今年2月初,光伏配件龙头爱康科技(002610)发布关于终止购买深圳市鑫成泰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告,该计划历时约9个月而暂时落空。

    为构建多元化经营的产业结构,降低光伏行业周期性波动风险,改善收入结构,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开拓新的业绩增长点,爱康科技此前计划通过股份的方式购买从事锂电池自动化生产设备鑫成泰100%股权,预估值为3.97亿元。

    关于终止收购鑫成泰的具体原因,爱康科技称,“鉴于交易双方在谈判过程中对于协议部分条款无法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八菱科技终止收购宇量电池

    2019年1月18日,八菱科技公告称,公司原本拟受让开隆投资持有的三元动力电池系统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苏州宇量电池20%-30%股权。自股权转让意向书签署后,公司与交易方进行了进一步的沟通,公司未对标的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截至目前没有实质性进展,经双方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上述《股权转让意向书》。

    拟收购当时宇量电池的整体估值为28亿元-35亿元。然而,受补贴退坡、上游原材料价格频繁波动等多重因素影响,宇量电池的发展似乎未能达到八菱科技的预期。同时,受主业亏损影响,2018年八菱科技实现营收7.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8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了8.33%、86.79%。

    中利集团终止收购比克电池

    2019年1月11日,中利集团(002309)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收购深圳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比克电池),转而进军军工电子领域。

    此前,中利集团发布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包括深圳市比克电池有限公司、西藏浩泽商贸有限公司等交易对方收购所持有的比克电池股权。根据公告,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作价预计达到100亿元。

    对于终止收购的原因,中利集团称是鉴于本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期间,面对二级市场大幅波动、去杠杆等宏观经济环境因素,结合标的公司实际情况、公司未来发展规划,对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产生较大不确定性。

    业内认为,尽管中利集团给出的终止收购原因较为官方,但综合整个新能源市场环境来看,中利集团放弃比克电池或是迫于补贴持续退坡,标的公司当前估值过高,能否完成业绩对赌存在不确定性,继续收购或将给公司未来发展产生较大风险。

    回溯2018年,终止收购案件超十起

    2018年1月,科恒股份(300340)终止收购万家设备100%股权事项,因标的实控人被立案调查,科恒股份试图通过该次收购打造“材料设备”双龙头业务格局的计划落空;

    2018年4月,凯恩股份(002012)终止购买圆柱电池商卓能新能源87.58%股权。同日,凯恩股份披露一季报,公司今年一季度净利润546.38万元,同比下滑68%;

    2018年4月,双杰电气发布公告称,公司在停牌期间,已通过增资方式取得天津东皋膜51%的控股权。针对剩余股权的收购事项,由于公司及相关各方对估值未能达成一致,故终止筹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公司将视天津东皋膜后续的经营情况,决定是否重启其整体或部分股权的收购;

    2018年4月,合纵科技终止收购宁波源纵部分股权,变更为由公司对天津茂联增资2.93亿元,以加快标的对位于赞比亚的渣堆钴铜矿资源进行开采和冶炼;

    2018年5月,格力集团终止拟以52亿元要约收购长园集团20%的股份的事项;

    2018年6月,中信国安(000839)则是拟向荣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盛控股)转让盟固利动力31.8%股权,涉及的转让金额为21.72亿元,盟固利动力控股股东由中信国安变更为荣盛控股。中信系逐渐退出新能源行业;

    2018年6月,主营葡萄酒生产和销售的上市公司中葡股份(60008)宣布终止重组收购控股股东中信国安集团下属公司青海国安所持有的国安锂业全部股权,此前交易作价27.8亿元,耗时11个月而未成,铩羽盐湖提锂;

    2018年6月,科陆电子终止收购赣州钴盐生产企业腾远钴业,原因是在目前经济形势下不宜以高代价收购资产,继续推进重组不是最好的时机。据了解,腾远钴业曾在2018年1月冲刺IPO,最后以失败告终;

    2018年7月,兆新股份(002256)终止发行股份收购盐城星创和恒创睿能两家从事新能源电动车动力电池循环利用的企业;

    2018年12月,兆新股份终止“收购上海中锂实业有限公司80%股权项目”的投资。原因为:兆新股份融资难、盐价格的持续下降、沃特玛危机、上海中锂业绩大幅下滑等;

    值得一提的是,兆新股份从2017年开始瞄准新能源产业,意图兼并购阿李股份、惠强新材、上海中锂、锦泰钾肥、盐城星创和恒创睿6家标的企业,涉及锂电池生产设备与配件、锂电池隔膜、动力电池循环回收等,但除了锦泰钾肥另外5家都收购失败了。在经济寒冬的当下,资本陆续退场,以锂电池为首的新能源零部件产业将真正地“开打”,谁能笑到最后,我们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王旸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

微信扫一扫
后市场资讯全知道

回到顶部